因知有天会遇见你,所以无法停止想念。家有娇妻不约。

占个tag问一下,看了我《恶人自有恶人磨》的小伙伴们,你们是想看叶君琢的番外呢,还是敛哥裴雎的番外呢,还是看我用阿弃和卫将军的现代paro飙车呢?

不要不理我,我选恐了不知道写什么好(:з」∠)_

【酒茨】馈以长生 下

上章走这里


这是刀的另外二百米,你们可以开始跑了,偷偷说其实我觉得结尾甜甜的。


本章微博狗灯刀,注意避雷,有少量私设。

顺便解释一下茨木的自称问题,个人观点,我写的茨木都是在外人面前自称“吾”,在吞哥面前自称“我”,因为“吾”一般来说是一种比较端大妖架子的称呼,感觉茨木不会在吞哥面前用。


很气,辣鸡撸否一定要说我敏感词,只好发图,看不清的话评论走不老歌,就是太长了不老歌分了两篇!


虽说a了一年多,但玩了五年多的唐门总算还是出了,一脸情怀。

老年人出片太不容易,累掉半条命

朔雪炮哥:不知酒

摄影/后期/排版:@饕餮 

又拿东西又穿短裤引蚊子的后勤:萤和

既然大家都在说新剧情,我也来说两句。

六百粉有五百个都是酒茨圈的,所以告诉大家一声,我是不会因为官方喂屎弃坑的!官方这么欺负我儿子,我怎么能在这种时候放弃他们??

说起来真的是很气,我刚刚用大江山退治磨了一把四十米大刀,扭头就被官方大江山退智打败了,真的虐不过官方。

总而言之这次官方剧情给了我一种,想强行卖腐却不知道该如何卖的感觉,我不管什么你是官方我是同人,如果我不写巨婴酒茨就是我ooc,那让我ooc吧。

我就写傲娇温柔霸总深柜吞,我就写痴汉直男忠犬健气茨木!我就写!官方我去你妈的个宇宙无敌大西瓜!

总结,喂屎任你喂屎,我就圈地自萌。

【酒茨】馈以长生 上

角色死亡预警。


别名,你跑四十一米也没用


馈以长生


茨木童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可以枕在自己矢志追随的挚友大腿上醒过来。


所以当他睁开眼,看见那流畅饱满的八块腹肌近在眼前的时候,他甚是呆滞地转了转眼珠子,愣神地仰视着酒吞下颌处深刻而锐利的线条,半天都没能回想起究竟发生过什么。


“醒了?”


直到酒吞有些懒散的声音低低响在头顶,茨木才一个激灵醒过神来——那双瑰冶的紫色瞳仁正垂眸落在他身上,酒吞一手捏着酒盏,一手却正扶在他脑袋边上,以防他在睡梦中不老实地滚下去。


“是、是的,挚友!”...


我还寻思发一个结果勤劳的阿喵已经发了,么么哒

阿喵_帅不过三秒:

汉服

摄影:阿喵

出镜:不知酒

【剑三】【唐策】恶人自有恶人磨[玖]

半夜飚高铁,就喜欢这种低头只能看见lai子的好身材,万字糖汁红烧肉,打卡上车。


这么长的车,我决定给它取个名字,就叫胸肌、腹肌、公狗腰和鲨鱼线。


我真的不知道还有没有TBC


http://weibo.com/5543600607/EBbUZ6z9j?type=comment#_rnd1490291456711


手机党走评论!

【酒茨】茨苗养殖场二三事[4]

茨苗养殖场二三事

16.世界上最倒霉的酒吞

刚刚被阴阳师从召唤阵里拎出来的妖怪们总是被撸干净了一身妖力缩成个甚好揉捏的奶娃,记忆里也只残留一些最为深刻的人事物,因此不管是外形还是心智,都是软萌软萌的,基本可以算作是妖生第二童年,随着力量的提升才会逐渐恢复,这也是为什么一些不可一世的大妖会和曾经真的又当爹又当妈地抚养过自己的人类阴阳师格外亲厚。

酒吞童子自然也是如此,哪怕他贵为鬼王也没能例外,当然老王吞那个吃激素长大没童年的要另算。

所以会长家的酒吞刚刚出生的时候,老老实实抱着自己的葫芦坐在回廊底下,那副模样看得他阿妈一阵一阵的母爱翻腾。

茨苗养殖场有了第二个酒吞,这可是件大事...

【酒茨】茨苗养殖场二三事[3]

段子写起来真是飞快……

依旧有阿妈想困自家狗子的预警咳,我对我狗爱得深沉


先悄咪咪上两张会长家和茨木的英雄母亲家的全家福


茨苗养殖场二三事


11.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老王吞最开始用的是一套轮入道,是一个传统意义上应该很凶很能打的吞。


可他那是一套没强满的四星轮入道,其中唯一那个五星的六号位暴伤还是他阿妈从二傻子身上扒下来的。


好像还带着茨木那个蠢货体温的御魂,他贴身戴着,内心十分波动。


然后阿妈无比欣慰地看着老王吞瞬间叠满狂气一轮呸十口,感觉爱的力量如此伟大。


可有句话...

【酒茨】茨苗养殖场二三事[2]

涉及阿妈单方面想和自家狗子困告,算是个预警。

以及,全是根据寮里儿子们游戏里现实表现脑洞,所以我们不谈ooc可好!

茨苗养殖场二三事

7.想要吾的小星星吗?

二傻子第一次和一夜之间已经成长为五星大妖的挚友并肩战斗的时候,并没有冒星星。

绝不是他不喜欢挚友,也不是他不开心,而是他仍然有点不可置信——虽然等的时间没有大哥那么久,但他也等了挚友很久了,现在,挚友是真的来了吗?

二傻子茨木有些不确定地扭头看了看,而他强大又英俊的挚友正站在他身边,同样看着他。

二傻子头顶就叮叮叮地冒出了好几颗小星星。

第三场的时候,二傻子又努力把小星星憋住了,挚友刚来,万一吓着他怎么办!

但是!...

1 / 4

© 不知酒。 | Powered by LOFTER